龙猫阅读

第六十七章 看门狗

更新时间:2020-11-21 16:53 字数:1810

一出门就找了当初因为赛车认识的朱大哥,还编造了一些事情就为了让他给自己出头。

“陈天,你少胡说八道!你砍断我一只手我还没找你报仇呢,如今你还债的时候到了!”

“哦?”

陈天眉梢上挑,手指一动。

姜礼连忙脖子一缩,下意识把另一只手藏了起来。

可半晌没见陈天再有什么动作,他才反应过来刚刚陈天实在耍自己玩。

“你!”

姜礼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空中突然撒落下一朵朵粉色的小花。

花朵细嫩,随着风飘零而下,无声的落在地上,慢慢的化为乌有。

姜礼从没见过如此神奇的一幕,不由得睁大双眼,看向天边,花朵飘来的地方。

而一旁的朱之尧却一脸狂喜,眼中充斥着异样的光泽。

“来了!”

“什么来了?”

姜礼疑惑之际,天边突然飘来两条红绸。

红绸看似无边无际,一路延伸到了天边。从红绸中间,一架鲜花环绕的车子凭空而来。

陈天一看,心里便有了底。

车子停在了空地上,朱之尧“啪”的一下跪在地上,而他身后那些神情各异的人也跟着他跪了下去。

姜礼看了看车子,又看了看朱之尧,也跟着一起跪了下去。

一时间,全场只剩下陈天还站着。

巷子外朱之尧应该也派了人把守,竟然没有一个人路过这里看到眼前这一幕。

只见车子里面伸出一条修长的腿,紧接着,一个娇媚的脸蛋露了出来。

女人穿了一件玫红色袍子,这般艳丽的颜色在她身上却并不显得突兀。

女人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她的面前跪了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乍一看上去这场面还有些震撼。

“朱之尧,你找本座可有什么事情?”

朱之尧听到她问自己,连忙开口。

“我的弟弟被人砍了一只手臂……听闻是医道中人,小弟自诩强壮,但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无法与医道中人相抗衡。这才想到找您来给我们主持公道。”

关梨看了眼躲在朱之尧背后偷偷摸摸看向自己的姜礼,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她抬手掩着嘴巴,轻轻巧巧的打了个哈欠。

“说吧,是谁?”

朱之尧连忙抬手,指了指正站在关梨背后,饶有趣味的看着他们的陈天。

“大人,就是他!”

关梨优雅的转过身来,却在看到陈天的那一瞬间面色大变。

“圣尊!”

她猛的跪在地上,这一幕让身后的朱之尧等人都惊呆了。

“圣尊?关大人,您看错了吧,这就是陈家那个小废物啊!”

姜礼急急忙忙的解释道,唯恐关梨认错了人。

关梨听到这话,纤手一抬,身后的姜礼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一下子背打到了墙上,把墙砸出来一个大洞。

“大胆!竟敢对圣尊无礼!”

朱之尧现在哪还有什么反应不过来的,他看着跪着的关梨和远处正冷漠的看着这边事情的陈天。

心底一沉,暗道不好。

这姜礼把自己害惨了!

虽然不知道圣尊是什么,但如今关梨都跪在他面前了,那陈天的身份就不可能低到哪里去。

一想到自己刚刚还从陈天门前喊叫,朱之尧就后悔不已。

他连忙跪下,朝着陈天喊到。

“圣尊饶命啊!小人刚刚受了贱人蛊惑,竟然来叨扰圣尊,让您受惊了。为了赎罪,小人愿自断一手,只求您能放过小人和这些兄弟们。”

说完,朱之尧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拿起刀,照着自己手腕砍了下去。

一瞬间,鲜血从断裂处涌出,朝四周喷射开来。

“小人朱之尧,先行告退,若圣尊以后有需要小人的地方,尽管开口,小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砍了手,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这男人能伸能缩,是个真汉子。陈天倒是有些欣赏他了,但是他还不打算让他这么轻易就走。

要是不给这些人一个下马威,他们就真以为自己这边好欺负,整天来这里找事,那自己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站住,让你走了?”

朱之尧行动一滞,当下处于半跪半站的状态下,也不知道是起来还是跪下,有些两难。

“关梨,你什么时候有这般没有脑子的手下了?”

上次那个苏显东也是,如今的朱之尧也是,一个两个,不给自己省事。

关梨是杏林掌门,如今二十六七的年纪,已经到了医王境界,虽然比不上白秋白,但也是有些人终其一生也达不到的成绩了。

“主子!”

红叶突然出现在陈天身后,低头报告了自己的人物完成情况。

“她的母亲已经有意识了,应该用不了几天就会和往常一样。”

陈天没有说话,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关梨。

关梨被他这一问,心慌的紧。

她是万万没有想到啊,这次的人竟然是圣尊。

上次苏显东给自己说过这件事情,在江家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不一般的人,当时自己没有在意,还寻思区区一个小儿科也能把苏显东那个废物吓成这样,还真是不够格。

可没想到苏显东口中那个不一般的人,竟然就是圣尊。

“……属下日后定严加管教。”

听到这话,朱之尧彻底明白,自己惹上的是什么样的人物了。

他实在是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把晕倒在断壁残垣中的姜礼锤醒再揍一遍。

陈天没有再说话,而是左脚轻轻往后一退,整个人顺势自然的摆了一个坐下的姿势。

红叶顺脚消失不见,再出现的时候手里有一把椅子。

椅子恰到好处的放在陈天的身后,让陈天务必自然的坐了上去。

陈天双手随意的搭放在两边,自然的倚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头歪着看眼前的那些人。

“你叫什么?”

朱之尧看了看旁边,确定陈天问的是自己之后,这才张嘴。

“小人名叫朱之尧。”

“好,以后你就是这里的看门狗了。”

陈天连询问都意思都没有,就直接确定了朱之尧之后的工作。

朱之尧自然连反驳都勇气都没有。^_^

鄂ICP备17005323号-1 WangWen.com Copyright @ 2017 武汉文网文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