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猫阅读

第七十三章 反转

更新时间:2020-11-24 21:54 字数:1823

“你说的好听!当年那个房价和现在的房价能比吗?你这不是耍无赖吗?更何况,我还没有听说过国家有这个政策呢!”

代表撇撇嘴,没有说话。

“谁授意的?”

陈天冷冷的开口道。

“什么?”

那位代表没有反应过来。

“谁授意的?”

代表哪知道高层怎么会突然下发这种指令,他自知这么做不道德,但奈何给的酬劳太多,他也只好出来试一试。

万一这一家是软柿子呢,可谁知道,出师不捷。

“没人授意啊……”

他话音未落,他身后就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他的身体就像是被什么控制住一样,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我给过你机会了。”

陈天声音如同从修罗地狱中传出来的一般,让人遍体发寒。

“砰”

一声巨大的声响,伴着代表绝望的眼神,他从十一层摔下,四肢诡异的死在了血泊中。

林婉秋冷眼看着这一幕,心中竟然没有一丝波动。

这个人一看就是受人趋势的,为了这点利益就去损害他人的利益。

假如今天被损害的不是他们,而是普通人家,此时又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林婉秋胃里更不舒服了。

但她还是担心。

“放心,我不会有影响的。”

陈天安慰她,“我只是需要这件事情闹大……”

他看着破碎的玻璃,眼神深邃。

一刻钟的功夫,楼下的尸体就被警察包了起来,并开始挨家挨户的搜查起来。

首先调查的就是最可以的陈天一家。

尸体上没有指纹,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凶手的痕迹,唯一的人证还是楼下没有上班的那位家庭主妇,而且她也只是看到代表上了楼而已。

警方通过残碎的玻璃碴判断出来准确的坠楼位置,正对这的就是一组姓陈的家庭。

“您好,先生。我们是警察,这次来是想询问一下你们对这件事有没有什么印象。”

陈天眯了眯眼睛,仿佛正在认真回忆。

“我只听到玻璃碎掉的声音,还在想是不是因为风太大,把玻璃吹烂了。”

林婉秋的说法也大同小异。

警方也并不是没有怀疑他们,可现场做的实在是太干净了,一点能证明的物件都没有。

就算怀疑也是主观性怀疑,在客观方面根本没有任何证物。

最后,他们也只能先离开,再去现场调查一遍。

媒体工作者总是闻风而动,一听说这边发生命案了,就像是闻到腥的猫一样通通跑来这里了。

很快,各大媒体报道了这件事情,代表神秘死亡案也成了非自杀案中最典型的一个案件。

因为从死者的姿势,和玻璃破碎的形状上来看,患者都不是自杀的,但偏偏身上没有一丝痕迹,现场更是空空如野。

事情逐渐发酵,渐渐的,人们都关注点从刚开始的凶手是谁转变成了他为什么要来这里。

这时候,陈天和林婉秋的采访被放了出来。

“刚开始我们不想接受采访是因为我们害怕遭到怀疑,但现在我们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

“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搬走。”

陈天声音平静,但一双眸子里翻涌着让人捉摸不清的东西。

他盯着摄像头,却好像隔着摄像头看到了某个人。

正在看直播的李远只觉得浑身冰冷,打了个哆嗦。

“爸,事情怎么会这样……”

李若水嘴唇苍白,看着电视里的一幕一幕,她虽然是任性的小公主,但她也没有想过要闹出人命。

直到那个代表去之前,一切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李若水看着电视里正冰冷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心下一凉,原本的爱慕也瞬间消失不见了。

“你不用管。”

李远看着屏幕后面的男人,冷笑出声。

果然这男人不是池中之物,竟然能想出这个计俩来,他可不相信那个代表的死和他无关。

说不定就是陈天一手操办的,只要自己稍稍动点手段,还怕他不心甘情愿的低头?

李若水虽然心里还有些不舒服,但现在这种情况,她也没有退路了。

只能是点了点头,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情。

“你先去休息呢,放心,爸爸会解决的。”

李远眸子里一片幽深,让李若水也感到有些恐惧。

接受完采访的陈天看着记者离开,唇畔突然勾起一个怪异的笑。

林婉秋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不会有事吧。”

他们一家人才如此幸福的过了几个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放心吧,他不会让我死的。”

虽然不确定对自己动手的人是谁,但依照对方的下手方式,他也能大体上判断对方并不想致自己于死地。

林婉秋还是有些担忧。

陈天上前揽住她,这才让她感到踏实起来。

陈天一手揽着林婉秋,面朝窗外。

外面还是一片嘈杂,警车的声音响个不停,不一会又来了一伙采访的记者,搞得整个楼层都鸡犬不宁。

遮挡住太阳的云彩被风吹走,久违的阳光终于照耀在这片大地上。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屋里两个人的身上,让两人暖洋洋的。

门铃被按响了,陈天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身材高大,满脸横肉的男人。

男人见他开门,忙后退一步,漏出身后人的面目来——正是李远。

“李先生?”

终于,幕后推手也如那阳光一般,穿透云彩漏出真颜来了。

“您好,陈先生。”

李远不等他邀请自己进屋,边一脚踏进去四处张望起来。

“这就是陈先生的住所?”

房子矮小狭义,但处处摆放着一家三口的照片,房间的每个角落都充满温情。

“是的。李老先生的病已经治疗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李先生只要让老先生慢慢疗养就好……”

“我来不是为了这件事情。”

李远大手一挥,阻止了陈天的话。

陈天自然知道他的目的不会是这个,但是他依旧表现出疑惑的样子。

“那李先生是为了……”^_^

鄂ICP备17005323号-1 WangWen.com Copyright @ 2017 武汉文网文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