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猫阅读

第一卷 第429章   吴王十大罪(三)

更新时间:2021-08-30 10:46 字数:1829

……第429章吴王十大罪(三)……

裴耀卿一面说一面从袖中又取出一份图轴的副本递给冯谏:“中丞大人如若不信可以自看。”

“或许是灾民觉得道士私吞粮食,进而泄愤伏杀……”冯谏刚说了一句就停住了。

裴耀卿亢声道:“若是如此,那此事就是凶案而非灾民暴乱!冯中丞应当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差别!”

冯谏:“不然!大尹刚才说每日米粮皆有例份,不过是一面之词,焉知就没有疏漏的?只要是灾民所为,说是变乱也无不可!”

裴耀卿据理力争:“若不是灾民所为呢?!中丞,请您细看此图,图上阡陌交接,划分区域,每区皆有专人负责,形如行伍,分列之时已尽可能乡党聚集,每区尽皆相识,且所有灾民皆登记造册,力求勿使遗漏。

“但是当夜行凶之人,在场的道士、灾民皆是不识,且身材健硕,绝非灾民形貌。本来疫病营为阻隔疫病流传,各区相对独立,外围更有禁军驻守,照理说凶犯必难隐匿。但是从昨至今,河南府排查过半一无所获。我不是说绝对没可能,但是在如此严密细致的组织之下,倘是暴乱的灾民未免过于匪夷所思。”

裴耀卿说完之后立刻向皇帝行礼道:“故臣以为,前日夜间城外之事,非暴乱,实凶案也!臣请陛下,明正典刑,阖城搜捕犯事之凶徒!”

“一张图谱,能算什么证据?!”冯谏略瞥了一眼,便不以为然道,“就算这图谱真的是城外的方略布置总图,但是实际施行与方略差别会有多大,大尹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冯谏并没有想到裴耀卿居然能这么快拿出城外灾民营的详细布置图,但是一瞥之下发现这份东西明显是方略图谱,尽管冯谏没想到城外这个破灾民营还能有方略图谱,但是光有这个东西也无碍大局。

作为御史中丞冯谏太清楚查这样一个案子有多花功夫,光靠一个粗略的图谱,没有实证和详细的案卷就想要当成证据,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中丞所言极是,所以从昨天中午接到敕令,河南府所属差役、白役、不良脊烂全数派出,分项查实。”裴耀卿微微顿了一下,“不敢说全貌尽览,但是至少发生暴乱的这一片区域,与方略图谱并无二致。这是不良脊烂昨天根据现场实测所绘制的现场地图,旁边有禁军的画押,两相对照之下可见端倪。”

裴耀卿说着又从袖中抽出了另外一份图谱,大大方方的递到冯谏手里。

“这……”冯谏明显没想到就昨天一下午的时间河南府居然还派了人去核对了方略图和现场之间的异同,一时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愣了半晌怒道,“大尹口口声声说不是灾民犯乱,若不是灾民又是何人?又为何要杀张观主?”

“中丞,正是因为我现在不知,所以才要向陛下请旨彻查此事,否则的话我直接把人犯捕了送去大理寺不就结了?”裴耀卿嘴上说的虽然客气,但是言语之中却颇有讥诮之意。

裴耀卿几句话一说弄得冯谏面红耳赤,干脆一挥衣袖,不再说话了。

冯谏不说话,并不代表殿上众人就都认可了裴耀卿的话。

大理寺卿汪直出列道:“大尹这话就有点不对了吧?河南府既然不知端底,怎么就能断定一定不是灾民作乱?即便根据现场布置方略确有疑点,但也只是疑点罢了。暴乱之说与凶案之论当是并举,二者不可偏废。须知提刑断案,最忌先设立场,若先心存目的,则断案必只能见己所愿之迹象,而恶见与己相悖之事实,如此毫厘之差终谬千里,不可不慎啊。”

汪直这一席话说得叫人挑不出一点毛病,尤其是关于断案不能预设立场这一论断,更是至理,可是他在此刻说了出来,却着实叫人不是滋味。

众臣一片沉默。

汪直慢悠悠继续说道:“况且城外是灾民暴乱也好,暴徒行凶也好,事情出了之后,吴王殿下已经卸了差使,不管他究竟是什么原因,殿下都已经受了惩处,臣以为这样也就够了。”

他这话一出冯谏忍不住道:“廷尉这么说不妥吧?!这怎么能不论……”

汪直依旧慢条斯理的说道:“中丞稍安勿躁,城外的动乱既然规模并不大,禁军也已经控制住了,急切之间非要查出个究竟,必然要多派人手,这样一来必然惊扰灾民。本来灾民身处异乡,又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情绪必然不稳,再这样频繁刺激,只怕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到时候激起更大的变乱也未可知。所以依我愚见,此事不妨徐徐图之。”

汪直这一句话一说,殿上情势立刻为之一变。

裴耀卿面上不露声色,肚子里已将汪直剁成千片,他刚刚苦心孤诣与冯谏抗辩换来的一点转机,转瞬之间就被汪直轻飘飘一句‘徐徐图之’给化作了泡影。

‘徐徐图之’?这都是什么时候了,除了在场的这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大人们,谁能等起‘徐徐图之’?!

李禅等不了!灾民等不了!大夏也等不了!!今天的徐徐图之,就是一条勒在城外数万灾民、勒在李二、勒在陛下脖子上的绳索,徐徐将他们全部勒死!

偏生汪直这道理如此冠冕堂皇,一时裴耀卿也是想不出什么反驳之词。^_^

鄂ICP备17005323号-1 WangWen.com Copyright @ 2017 武汉文网文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