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猫阅读

第一卷 第428章   吴王十大罪(二)

更新时间:2021-08-30 10:46 字数:1948

……第428章吴王十大罪(二)……

萧慎看着弹章,单从手里这几封来看,这些弹章里面至少有好几类人。

除了韦定湘他们那一批之外,也有不少是素有忠直之名的大臣,他们弹劾吴王基本上还是实事求是,并没有过多的延展,只是希望吴王谨言慎行,恪守臣德。

还有一些元老耋宿虽然也上了弹章,但是言辞谨慎,只是希望能够规训宗室,对于吴王这样的亲王皇子适当的时候就应该放归封地,以免未来出现储位之争。

还有一部分年轻的官员,特别是那些御史言官们,主要就是为了邀名直谏:他们的弹章已经不限于弹劾吴王本身了,而是直言天降灾祸,是对于皇帝的预警,皇帝应当更加谨慎勤政,不应该继续这样沉迷酒色。

这么多人各怀目的的上了弹章,这反道让皇帝不好直接对那些人动手了。

那怎么才能让陛下好下手呢?这才是陛下今日召大家来的真实目的。

想明白这层,萧慎心中冷笑一声。

此时,殿中众人各自低头看着手中的弹章,一时均是默然不语。

皇帝李贤已经等得不耐烦了:“都看的差不多了?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么几句,诸位可以谈谈想法,韩相,你怎么看?”皇帝随手点了点韩胄,“你那份上面写的是什么?”

“回圣上,臣这份上面是历数了吴王的大罪七款,小罪三款,合为十罪。”韩胄一面说一面把手里的弹章放回到了那张木板上。

“十款……呵,”皇帝笑了一声,“你怎么看呢?”

“以为……这弹章虽然有言过其实,牵强附会之处,但是也并非全无道理。诸如城外暴乱之事,吴王身为提举救灾治疫事,确然难辞其咎。”韩胄想了想,又道,“只是吴王毕竟三年未归,京中诸般事务恐已生疏,有所疏漏在所难免,臣以为还是不宜苛责过甚,陛下既然已经收回差遣,遣至别院自省,臣以为已然是有惩罚,所谓小惩大诫,足矣。”

韩胄本心并不喜欢李禅回京之后做的这些事情。但是身为尚书左仆射,韩胄非常明白皇帝肯定对于群臣弹劾吴王是极为不满的,否则根本就不会有今天这一出。有了这个认识,韩胄的态度也就很明朗了。

“陛下,臣以为韩相公所言不妥!”

一个高亢的声音响了起来,殿中众人均觉得耳边就像响了一声炸雷一般,不用问,说话的必然是御史中丞冯谏:整个大夏朝廷有这么大嗓门的独此一家,再无分号。

皇帝似乎早料到冯谏会上前,也不生气:“今日朝议,本来就是听众卿的章程,中丞有什么见解但说无妨。”

“陛下,臣以为韩相公所言,避重就轻,谗言媚上,失大臣体!”冯谏亢声道,“吴王所犯条款,事事有据,条条可查,何来言过其实、牵强附会之处?韩相公身为当朝仆射,因吴王身份,希和上意,故作此言,是佞臣也!”

韩胄给冯谏刺得满脸铁青:“中丞是欲邀名乎?我不过据实而言!”

冯谏却毫不相让:“据实而言?敢问相公,吴王奉诏回京,却迟迟不归,是否属实?已至京师却隐瞒不报难道是虚假?至于说与朝臣争执、携威权自重,催逼部寺,公文具在,又有什么称得上言过其实的?”

“回京不报诸事,吴王前次在殿上已做申辩,冯中丞难道忘记了么?已有公论之事此刻却来复议实为不妥,”韩胄身为尚书左仆射,自然不会因为冯谏的嗓门大就乱了阵脚,反而刻意放缓了语气,一字一句的说道,“至于所谓朝臣争执、公文催逼,前者廷辩而已,难不成我与中丞这样也要入罪么?至于大尹失手伤人那也是意外罢了,不值一哂;至于后者,救灾水火之事,却逢部寺推诿,言辞急切,我以为并无不妥……凡此种种,难道还不算是言过其实、牵强附会么?”

“韩相公雄辩,吾不及也!”冯谏最然嘴上说着‘不及’,但是声音一点没有减小,“那敢问既然相公也觉得吴王对于城外灾民暴乱之事难辞其咎,怎么后面又说小惩大诫即可?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谁说城外就是灾民暴乱了?!”韩胄还没说话,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殿中响起。

一旁的裴耀卿已经站了出来:“陛下,关于此事,河南府有详情奏!”

皇帝本来给冯谏的大嗓门吵得头皮发麻,此刻见裴耀卿站出来立刻道:“大尹且说。”

“河南府昨日承陛下旨意,详查前日夜间城外暴乱之事,昨日复盘案情,发现诸多蹊跷之处。”裴耀卿一面说一面从袖中拿出一轴纸卷双手呈上,仇紫英一见立刻上前结果呈到皇帝面前。

皇帝展开扫了一眼问道:“这是什么?跟你说的蹊跷有何关系?”

“回禀陛下,此乃城外所设疫病营的布置图则。”裴耀卿答道,“陛下,河南府查察此案,实际情况与之前所得消息殊为不符。此前所谓灾民因米粮不足而暴起抢粮,致有骚乱,与群道冲突而有死伤。若果依次而论,则确为暴乱无疑。

“然据实际勘察与人证供述,疫病营之米粮供给自有规程,灾民、病患,皆以男女老幼依例发放,井然有序,大灾之年虽难言如意,但裹腹足矣。故所谓因给粮不均、不足而致暴乱,实难自洽。另外,陛下请看,疫病营之布置,一如行营布置之法,粮仓所在与管理枢机之地并非一处,若真是为夺粮,断不应与群道相遇。

“河南府检视事发现场,情形确如此图,丧身之道士所在距离粮仓极远,且有木墙阻隔。若说是因为阻拦抢粮而被杀伤太过牵强!”^_^

鄂ICP备17005323号-1 WangWen.com Copyright @ 2017 武汉文网文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